全站内容
  • 全站内容
  • 医生查找
  • 新闻动态
您所在的位置首页>新闻动态>媒体看省医
新闻动态
媒体看省医

《健康报》一术一式总关情

发布日期:2012-11-28字号调整14px浏览次数(1415)
手机看新闻

□本报记者  陈  飞  杨力勇□

  一脸疲惫,几许沧桑,却面带微笑;眼睛浮肿,因常戴显微眼镜而“越眯越小”,但一说起心脏、手术、病人,立刻闪闪发光。这是河南省人民医院心血管外科主任程兆云给很多人留下的形象。作为外科医生,他几乎每天都要在极度辛苦和获得成就感之间寻找平衡;最惬意的时刻,是连续几台手术之后,摘下口罩坐下来,回味手术细节,畅想外科医生的哲学,感悟为什么医学是一种“仁术”。

  ■8~0滑线的故事

  不久前,一家生产手术缝合用滑线的国际公司跟程兆云联系,说他们的老板要来中国,想专门到郑州市拜访他。因为根据他们的销售记录,中国心脏外科领域使用8~0滑线的只有5位医生,其中4位都在北京等大城市的知名医院,中部的河南省居然也有一位,他们很好奇。在美国,也只有少数顶尖心外科医生使用这么细的线。

  手术缝合用的滑线按型号分,数字越大表示越细,缝合难度越大,8~0滑线肉眼几乎看不到,搭桥手术的心血管缝合一般用到7~0就算不错了。但是程兆云自2000年从澳大利亚学成回到河南省人民医院,主刀第一例冠状动脉搭桥手术开始,在进行动脉旁路材料与冠状动脉吻合时,一直坚持使用8~0滑线进行缝合。

  线越细,吻合口就越精细,远期手术效果就越好。但是细线的韧度明显减弱,对主刀医生的手部力度等操作能力的要求就越高,需要长期刻苦练习。戴着显微眼镜缝合操作费时费力,很多医生不愿意这么干,因为“线粗也不会出现明显的问题”。

  “用这种‘笨方法’,医生为此要付出很多,还不产生‘效益’。但这可以让患者获得更好的治疗效果,付出再多也值得。”程兆云说,这是自己作为外科医生对“术”的追求理念。

  ■“为了病人好,我愿意多费点事”

  让患者得到更好治疗效果的理念,体现在程兆云所做手术的很多细节中。

  冠状动脉搭桥手术是截取自身其他部位的血管移植到心脏,搭一座血管“桥”,让血流绕开堵塞血管,重新通行无阻。用动脉血管做桥比用静脉血管远期通畅效果好,对年轻患者全部用动脉血管做桥(即“全动脉化”)尤其重要,但是取血管、接血管对医生的手术技巧要求更高。2012年美国胸外科医师协会(STS)大会公布的资料显示,美国心脏搭桥手术“全动脉化”的比例仅为4.2%。“用静脉完全符合手术规范,但是为了对病人好,我愿意多费点事。”对有适应证的患者,程兆云一直坚持“全动脉化”,他的手术团队“全动脉化”搭桥比例达到6.9%。

  在手术过程中,程兆云坚持对所有能够搭上桥的冠状动脉血管都搭桥,医学上称为“完全再血管化”,这样就使心脏各处的缺血区域都重新得到充分供血,最大程度地改善冠心病患者的心脏功能。国际上多数心脏外科医生每例冠状动脉搭桥手术平均搭桥3.1根,而在程兆云的带动下,河南省人民医院心血管外科冠状动脉搭桥手术患者普遍搭桥5根~6根,很少有少于3根的。

  患者常问:多搭一根桥会不会多花很多钱?程兆云跟他们解释说,搭桥跟放支架不一样,开胸手术创伤大,一次总费用好几万元,多搭一根桥只增加800元~1000元的费用,但这根桥使患者获益很大,而医护人员手术难度和劳动强度却要增加很多。如果是为了挣钱,没有人会愿意这样做。“但患者手术后康复更快、远期效果更好,我愿意做。”程兆云说。

  ■用自己的技术为患者省钱

  “刚刚给一位病人做完瓣膜成形手术,不需要安装人工瓣膜,为病人直接节省了1万多元。”说到这里,程兆云开心地笑了。看病贵是老百姓最关心的话题,也是程兆云常思考的事。(下转第2版)(上接第1版)

  在心脏瓣膜疾病中,有一种称为“二尖瓣返流”的病症,最佳的治疗方法是二尖瓣成形术,但也可以用机械瓣膜置换病变的自身瓣膜,二者都是成熟的技术。但二尖瓣成形手术与机械瓣膜置换手术相比,避免了需长期抗凝治疗和心室形态变化,远期效果更好。而且植入瓣膜价格较贵,对于有适应证的患者,二尖瓣成形术可以明显节省费用。但是该术式对医生的技术要求高,需要对心脏瓣膜的形态结构、功能状态、病理分型等具有透彻的理解和掌握。程兆云坚持能不用植入器械就不用,用自己的技术为患者省钱。

  心脏外科都是大型手术,通常有90%的患者在手术中和手术后需要输血。自2010年开始,程兆云联合体外循环科积极推广术中自体血回收回输技术,目前,该科1/3的心脏大血管手术采用了该技术,缩短了病人因为等血而耽误的时间,减少术后感染风险,也降低了治疗费用。

  “不断学习、改进技术,既是对自己能力的一种挑战,又能让父老乡亲得到真正的实惠,这让我作为医生非常享受。”程兆云说。

  2012年4月,程兆云获得第六届“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外科医师奖”(金刀奖)中的优秀医师奖,5位获奖者中,他是唯一来自中西部地区的医生。由于他从澳大利亚学成回国后所作出的突出成绩,2010年,澳大利亚皇家外科医师学院把年度“国际外科医师奖” 颁发给了他,他成为截至目前该奖项唯一的中国(包括香港、台湾)获奖者。

  ■一心想着赶紧把患者治好

  深夜,河南省人民医院主手术区依然灯火通明。一天三四台手术,对程兆云来说是常事,他曾经一天做了6台冠状动脉搭桥手术,平了全国纪录。“那是因为要出一次长差,不能因为我不在医院而让患者住在病房里干等。”程兆云说。

  从2010年至今,程兆云做了1700多例冠状动脉搭桥手术,医学专业书上所描述过的各种复杂病情、各种手术方式,他基本都经历过。有人说他是“手术达人”、“工作狂”,但也有人不理解他这样拼命是为了啥。

  “我们的医生、护士经常一天只能睡四五个小时,顾不上照看父母、爱人、孩子,几乎没有假期、娱乐、休闲。谁也不想这么辛苦。”程兆云说,一台心脏手术需要3个小时~5个小时,一天做两台正合适,可以基本保证医生、护士按时下班、准时吃饭。但是国情、省情、患情不允许。河南省是人口大省、农业大省,目前估计需要治疗的冠心病患者有100余万人,很多农村患者来就诊时病情已经很重,急需手术。近年来,随着经济发展以及新农合报销比例的提高,就医需求出现了井喷。“病人来了,我们不能拒绝。”

  “很多农村来的患者家属舍不得花钱吃饭、住旅馆,一天三顿吃馒头咸菜,晚上就在医院里找个角落铺张报纸睡。夏天还好说,冬天可咋办?”程兆云也是从农村走出来的,每次看到这些心里就着急,要把患者赶紧治好,让他们早日回家。

  程兆云和其手术团队在技术创新、协调配合、护理康复等方面不断努力,使术前检查、手术、术后康复时间不断缩短。为了保证重症患者术后平顺恢复,程兆云常常在监护室亲自观察病情、指导治疗,直到病人各项指征平稳后才离开。虽然家和医院只有一墙之隔,但他常常吃住都在医院,有一次为了守护一位冠状动脉弥漫性狭窄患者,程兆云在病房住了5天5夜。

  “每当手术结束,看着患者术前疲软的心脏经过我的手而变得跳动有力,那种美好的感觉无法用语言描述。”程兆云说,看到患者全家高高兴兴出院回家的情形,他发自内心地感到幸福。“这种幸福感抵消了所有的劳累。”

  “国家法定工作时间是每周40个小时,但我们加班加点是常态,经常两天就达到‘法定标准’了。”程兆云的同事开玩笑说,但是能加入心外科这个团队很自豪,因为程兆云带领大家“一辈子干了两辈子的事”。

  如今,已做了24年医生、年已48岁的程兆云经常想:“干得越久,就越觉得要成为好医生很不容易,绝不是学几项技术的问题。”http://118.244.192.161/jkb/html/2012-11/28/content_139617.htm

扫描二维码,可用手机阅读此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