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站内容
  • 全站内容
  • 医生查找
  • 新闻动态
您所在的位置首页>新闻动态 > 省医快讯
新闻动态
省医快讯

河南省人民医院:爱与奉献在隔离病房流淌

发布日期:2020-04-02字号调整14px浏览次数(375)
手机看新闻

“进入隔离病房,就是一场‘遭遇战’。在这里,医务人员除了治病救人,还要照顾老幼,安抚被隔离者的情绪,既当医生又当保姆……”3月31日,回顾在隔离病房的工作状态,河南省人民医院(以下简称省医)感染性疾病科主任康谊说。


自1月26日收治首位确诊患者,康谊在隔离病房工作了一个多月。和他一起奋战的同事(按批次进驻发热门诊、隔离病房)有1216人。他们直面危险,每天都身着“盔甲”与病魔搏斗。


“大家集体战斗,没那么恐惧,没人退缩”


1月27日,省医采取“区域分设、双向引流、专楼专用、精准防控”疫情防控措施,康谊所在的感染性疾病科、公共卫生医学中心进入“战时状态”,专楼专用,整体封闭管理。康谊和老主任尚佳带领科里110多名医务人员(妊娠期和哺乳期妇女除外)第一时间在这里奋战。


他们吃住都在楼上,每天早上7时30分交接完班后就直奔隔离病房,换上层层包裹的防护装备等,走到患者身边,开始零距离诊治。在20多摄氏度的病房里,穿着层层防护衣,戴着口罩、面罩,呼吸困难。一说话,面罩上就是一层浓浓的水蒸气,眼前一片模糊。每走一步,双脚都浸泡在汗水里咯吱作响,步履维艰。


“我们每个人都练就了半天不喝水的‘骆驼功’,和半天不上厕所的‘忍功’。”康谊戏谑说,“大家比较积极、乐观,用科里副主任医师肖二辉的原话就是‘和熟人在一起集体战斗,没那么恐惧,没有人退缩’。”


17年前面对“非典”疫情时,尚佳冲锋在第一线;今年,面对新冠肺炎疫情,她依旧冲锋在第一线。“她最操心也最辛苦,大事小事都要考虑,眼睛肿得睁不开了还要坚守在第一线。”肖二辉说,“直到2月中旬,她才离开一线,接受隔离医学观察。”


和同事商量好了,原本今年春节计划轮休,收到医院通知后,还没来得及告诉家人,感染性疾病科主治医生彭真就进了隔离病房。


“每班6~8小时不间断接诊;每一次,都觉得熬不到下班的那一刻;每次脱下防护服,手掌都肿胀发白,疼得不敢碰,有些地方已经裂开。为了消毒,每脱下一层防护衣,都要洗一次手。那一刻的感觉,有点不真实。”彭真说,“每次大家一起调侃,我们天天汗蒸,有利于塑形减肥。我们从来不后悔来到这里……”


“有你们在,病房里流淌着脉脉温情”


“不后悔的原因在于医者的责任担当,在于病房里的患者更需要帮助和抚慰。”感染性疾病科主治医师张乾说。


在隔离病房,由于内心恐惧,加上没有家人陪护,部分患者刚进病房时情绪不稳定。每次查房的时候,张乾都会重点关注这些患者,多和他们聊天,休息的时候给他们打电话。这样,他们的心情会平和很多。


也有的患者家庭条件一般,担心治疗费用难以承担,张乾和同事们就耐心地把免费救治政策讲给他们听。


孩子刚一岁,自己却因新冠肺炎入院,且病情比较重,一活动就喘得厉害,侯女士担心家里孩子,不怎么配合医务人员治疗。


护士李静、刘梦然知道后耐心开导侯女士,并帮其和当地联系,解决问题。为了减少侯女士的私自下床活动,每次值班时,护士姜莹莹都把水接好,端着盆子在床边,让侯女士刷牙;还会每隔半小时左右接好温水督促侯女士喝水,并帮她更换护理垫。


一位八旬重症患者,家属不放心将老人独自留下,在隔离门外迟迟不肯离去。护士苏丽丽说:“请放心,我们一定会照顾大爷的一切生活,您安心回去休息,用手机和大爷随时保持联系。”


家属放心离开后,苏丽丽为老人做新冠肺炎相关知识的床旁宣教。老人因为听力障碍,沟通十分困难,苏丽丽就用笔写下来安抚老人。


第二天,责任护士王纪阁一上班就到老人房间了解情况。此时老人精神状态明显好转,但仍感觉无力,无法自行进食。王纪阁接过颤抖倾斜的碗,开始一点一点喂老人。老人食欲差,刚吃几口就拒绝进食了,王纪阁就想出各种方法哄老人多吃一点,老人热泪盈眶,嘴里嘟囔着“好闺女,好闺女”。


此后的每个班,每位护士都悉心照料这位老人,护士长王茹真一天几次查看,嘱咐护理要点。为了尽快给老人补充钾,护士张雪妨和卢慧贤一上班就给老人剥橘子,陈莹丽绞尽脑汁跟老人聊天。


最终,经过隔离治疗和精心护理,老人三次核酸检测结果均阴性,各项指标恢复正常,出院时,老人伸出拇指对医务人员表示感谢:“有你们在,隔离病房里流淌着脉脉温情。”


“最高兴的事儿是看到患者出院”


事实上,为了减少家人的担忧,不少医务人员瞒着家人进入一线。


1月29日是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护士王改在隔离区里的第七天,也是她31岁的生日。


这天一早,王改的妈妈便发来祝福信息。见女儿迟迟没回,母亲又发来视频邀请,看看女儿如何过生日。


这一下王改慌了,因为她报名进入隔离区的事一直没跟家人说,她谎称春节期间病房需要值班,不能回家。王改赶紧找到护士长尚茜,希望大家帮她继续隐瞒下去。


尚茜得知情况后,告知后勤保障小组,大家为王改送来了面条,还在里面打了两个荷包蛋。更重要的是,大家在生活区一起“欺骗”王改的妈妈。直到2月2日王改出了隔离区,她才给妈妈说了实情。

很多人问:“在最危险的地方工作不怕吗?”王改说,有的时候不经历大风大浪,真的看不到一个人身上那种动人的品格。一线医务人员非常拼,大家觉得穿上防护服就是一种责任,这种责任是刻在心里面的,必须把工作做好。


“88岁的李老太太昨天出院了,77岁的罗先生、79岁的方女士今日出院……”在隔离病房工作1个多月,每天开早会,康谊最喜欢听到同事向他汇报有多少患者符合出院标准,多少患者由重症转为轻症。


“这是让所有医务人员都开心的事。患者出院,不仅意味着我们的辛苦没有白费,也意味着疫情在一点点地被控制和战胜。”康谊说。


扫描二维码,可用手机阅读此文章